茂名百科

广告

你知道高州话怎么说吗?

2012-05-05 17:04:23 本文行家:何冰_冰花花

高州语本人一直相信就是来自最古老的南越古汉语,也是保存得比较好的古语音。



图片 1

高州宝光塔



高州话的称呼有时是离谱的,高州人叫的“爹”,北方人认为是父亲,而高州人却是父亲的父亲,高州人真是爹爸不分。高州的农村,早期有很多人对父母的称呼为“哥嫂”的,也有的把父亲称为“叔、伯、大倌”的。对于这些称呼,我也曾经向一些高州学者请教过。得到的答复是,因为高州人迷信,小孩子出生后都算一下“八字”,算命先生认为这个小孩子与父母相克,为了避免厄运,表面上就不能结成父子或母子关系,必须以其他关系形式存在,于是就有以上的称呼。

而一些男同伴之间的称呼竟然是“果只死仔”,对小孩子有时叫“果只马骝儿”,是不是表示可爱呢?还有些地方叫“果只细弄”,这是不是没把小孩子当人看呢?成年男人称呼为“佬”,不太礼貌的说法就是“死佬”嘿嘿,成人妇女则称呼为“科那”。

高州的方言是买卖不分的,说高州人买卖不分不是说高州人不知道这些字的含义,高州人也知道买入卖出的意思,但发音就是分不开。在茂名地区,能开分买卖的是可能只是茂名市区一带的人。如果高州人说去买(卖)米,从口音上听,不知道他是去把米买回来还是拿米到市场去出售。

高州话有时还起强调作用,如习惯上说的“上面、下面”,高州人会说成“上高、下低”,上面肯定是高,下面肯定是低的。“里面、外面”会说成“入里、出外”,不理解高州话的人可能认为是动词,其实在高州人的字典里是方位名词。

高州话中的“只”字特别好用,鸡、鸭、牛用只,人也用只,但一只电视、一只手机也很多人说。某些字眼,特别是生殖器官的名词,男女性都有,高州人没有不说过的“雕”字的。形容高兴时,高州人会说“好雕爽”;好吃就是“好雕好吃”,“雕”字已经成为高州人的象声词了。女性生殖器官的名词,高州人说得不多,说得多的是珠三角和香港人,叫一个男人就是“西佬”,把女性生殖器官装在男人身上,珠三角的人看来都是人妖多。

在发音方面,据知每个镇是不一样的。泗水人根子人和顿梭人、大潮人说的话就千差万别,我们城区的一般叫泗水、分界的说话叫“艾话”,虽然城区与泗水镇只相差15公里左右,但我们城区的是听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,除非是由这些镇搬出城住的。

前面说过高州话属白话体系,长期说高州话后,高州人的舌头与高州人的头脑一样灵活过度,所以高州人与广东人一样学普通话总学不好。高州流行一句话: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高州普通话。高州的“煲冬瓜”水平实在高州人把“老总”说得像“捞松”,现在高州人把外省民工也叫“捞松”了。

高州的语言,相对于广州地区,最大分别可以由几个主要生活用词分出来。如广州语“最害怕的事”,高州本土话就是“最狂的《事》”。其实事情的读法,在高州人是另一种读音的,但穷我所有知道,找不到相似的读音去解释。另一句就是广州人的“没有”或“唔清楚”,高州人讲法就是“矛有”和“矛地”。只要在任何地方,我只要听到个以“矛”音来表示“没有”或“不”意思的,就可以肯定是可爱的家乡人:高州人了!还有就是高州人遇到一个熟人会问:“去书试呀?”或“去书呀?”别误会,是问候你去哪里呢。若答是“去料一下”,也就是“去玩一下了”。

再有就是高州的语言,在于使用的语气高低声不同,其含义也不同。比如用普通话一样来分高低5调,一调和五调所表示的物体体积绝对不一样了,若不是高州人,是分不出来的。如一调说牛,五调说鸡,本土人就能分清说的是很大的成年牛和未成年的小鸡仔。可能本人孤陋寡闻,我想世界上的语言能由声调上分辨出物体的大小,看来只有高州话了。

高州语本人一直相信就是来自最古老的南越古汉语,也是保存得比较好的古语音。广州话虽然说起来温柔好听,但由于受开放的影响,或各地语系相互相融化,很多也面目全非了。能用高州话流畅地念文言文,就是最好的旁证,借用一句高州顺口溜:易过借火。想对语言学家建议,想研究粤语的广府语,直接来高州好了,既可研究,又有荔枝龙眼你食,呵呵!!

在异乡的高州人,只想……常回家看看,梦里想的国度,就是我的家乡,高州。

 

分享:
标签: 茂名 高州 方言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